桐原鹿人

谐星咸鱼鹿人酱
原ID 子书有墨
  1.  22

     

    【妈舞】同居人part4

    圈地自萌
    ooc都是我的锅
    流水账警告
    还有一章就完了


    part4

    年轻人是拥有极强接纳力的生物,不要说幽灵就算是只肚皮怪兽霸王龙也能接受给你看。

    更何况这是只白白净净戴个黑框眼镜有着圆圆软软肚皮的因为吃太多人类食物只能保持实体的三好幽灵。

    或许是屈服于小刘海下那对可怜巴巴的眼睛,又或者是一个人住着实在冷清,陈昭宇在黄梓简单解释了自己的来历后就充分发扬辅助位玩家的优秀美德,为自己持续许久的独居生活增加了一位干吃白饭还要活蹦乱跳的新角色。

    在这之后的日子被陈昭宇称为“提前体验当爸爸的感觉”。新来的住户是个自来熟再加上两人年纪相仿,不出两天长期待在同一个空间里的少年就变得无话不谈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gay,种族的差异造不成丝毫影响。鬼魂的存在和鬼魂为什么也要吃饭这两件事到底哪个更不科学,陈昭宇想不明白这种问题,坐在餐桌对面的黄梓正抱着他买回来的黄焖鸡吃的津津有味,眼镜的玻璃瓶片上蒙着一层雾气。怕不是幽灵也需要哥本哈根,陈昭宇嚼着块青菜又把一块鸡肉放进黄梓的碗里。


    日子就像绿洲城的飞车,来来往往总没个完,却又强势得无可阻挡。黄梓不知道从哪个异次元口袋掏出了一台电脑,并排放在陈昭宇的电脑旁边,每天一人一鬼吃过晚饭后,总有一对毒瘤双排混迹在天梯晃瞎无辜上分群众雪亮的双眼。

    鬼魂死亡时的年龄是比外貌年轻有些比心理成熟一些的十七岁,不知道留在人间时出了什么差错,除了名字和游戏账号什么也不记得,困在一间出租屋里走不出去,还因为偷吃了太多东西不得不以实体示人。至于维持实体的能量来源从一般食物扩大到陈昭宇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某天清晨阳光明媚,陈昭宇拖着被闹钟唤醒的肉体拉开窗帘,在阳光的沐浴下尚且处于睡眠状态的精神被身旁黄梓的哀号直接推入冰水混合物中。陈昭宇慌慌张张关上窗帘又拉过黄梓的手臂检查伤情,少年原本白白胖胖的手臂上出现了一块散发焦糊气味的乌黑。陈昭宇一边念叨着黄梓啊没事吧痛不痛啊一边翻身就要下床去找药。


    但是黄梓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不用了,陈昭宇。”黄梓说。

    黄梓扳过陈昭宇的肩膀吻了上来。

    陈昭宇紧张地忘了闭眼,只觉得嘴唇上贴了个什么凉凉软软的物体。

    尽管之后谁也没有再说什么,但从此以后陈昭宇每天出门前都会和黄梓交换一个早安吻,之后又增加一个晚安吻,然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陈昭宇,你脖子上是什么啊?”俞仕尧一脸坏笑地拍拍他的肩膀。

    “就,蚊子咬的嘛。”陈昭宇不着痕迹地把衣领扯高,阴阳怪气的调笑声此起彼伏,很快,陈昭宇金屋藏娇就成了流传全校的谈资。

    tbc

     

    妈舞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