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原鹿人

谐星咸鱼鹿人酱
原ID 子书有墨
  1.  28

     

    【妈舞妈】Yesterday

    灵感来自owps夏季赛宣传片BGM分享David Guetta/Bebe Rexha的单曲《Yesterday》http://music.163.com/song/29747516?userid=115049731 (@网易云音乐)
    意识流警告
    圈地自萌



    小巷只是这庞大都市里的一粒微尘。或许两侧墙壁上五颜六色的涂鸦能使它拥有更多意义。

    这里的确有更多的意义。

    黄梓蹲在一扇老旧锈蚀的卷闸门旁,借助废弃厂房里堆积如山的杂物掩藏身形,嘈杂的人声与脚步声从墙壁另一侧传来。

    但都与我无关了。

    尽管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正式场合施展拳脚,黄梓的身手却没有下降多少,小肚子并不能妨碍灵活的走位。身后不远处传来交火的声音,冷兵器一晃而过在墙面上投下特有的光影,装作看不到这一切的黄梓全力逃脱终于站在了昏暗的路灯下。

    雨刚刚下完。漆黑如墨的夜空隐约飘着一缕薄云,一点靛青被滴入砚台,只有边缘处稍微晕开,漂浮着,打着转。

    黄梓扯扯在逃出途中被弄脏的短裤,那块雪白的布料染上了几滴蓝色,像是透过云朵的间隙瞥见到的澄澈天空。然后他向着与废弃工厂相反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在小巷的尽头有着车水马龙和无尽华灯。

    这不是他第一次逃离这里,尽管黄梓自认为与这地界缘分已尽却又几次偷偷摸进来。或许是源于一种神秘力量的吸引,又或许是因为黄梓宁可直播吃下自己手机也不肯主动承认的那个原因——为了看一个人,只有一眼也好。

    和这次一样,黄梓藏在隐蔽的角落看着几个熟悉或陌生的人各自带着装备走进那边废弃的建筑物。他看到已是一头白发的max,抱着那杆长枪的秋凉,站在另一侧的diya和他的腮帮,还有一个陈昭宇。那天陈昭宇站在最前面,戴着一副透明的护目镜,颧骨下还有一抹鲜艳的油彩。黄梓想亲吻陈昭宇的面颊,把那抹蓝色沾染在那人凹陷的锁骨;他还想把陈昭宇拖到那个只挂着一只灯泡的墙角,看见对方瞳孔里唯一的自己;单薄的T恤一定无法阻挡惯于执刀的手指,黄梓期待着那副与肥猫对峙时毫无破绽的面具一点点崩溃……

    但是他选择了逃离,和这次一样。毕竟当初是自己选择的离开,现在又凑回来未免死皮赖脸。

    但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上次没有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黄梓?”

    被点名的人开始奔跑,没有回头。

    意料之中,不出一百米,黄梓就已经被陈昭宇抓住手臂按在墙上。毕竟他一次也没有跑赢过陈昭宇,以前就没有,以后也不会。

    “你跑什么!”陈昭宇的语气少见的带了点戾气,暖色的路灯洒在他的发顶,新长出的黑发吸收了所有光芒,最外一层的发丝却被染成金子般的颜色。“跑有用吗。”反正你也跑不掉。

    然后陈昭宇捧着黄梓的两颊吻了上去。那是一个十分朴素的吻,单纯的像没有云彩的天空。

    “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黄梓看着陈昭宇因为逆光带了些邪气的眼眸,溅在衣服上的颜料像是战士的鲜血,是恶魔的勋章。

    “陈昭宇,我不走了,我还要打。”

    在小巷里拥抱对方的两人或许只是庞大都市里的微尘,但他们更是明亮而顽强的星,永不湮灭。

    end


    *颜料是因为宣传片总是让我想起Splatoon(好想玩啊)

    *看着被单手俯卧撑猛男一把抱走不可描述的冯子涵,稳稳扣老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腮帮:咋回事儿啊

     

    妈舞舞妈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