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原鹿人

谐星咸鱼鹿人酱
原ID 子书有墨
  1.  34

     

    【妈舞妈】劣质异能

    *偷的隔壁rps48的梗,不妥删
    *震惊!最近断粮居然只能靠吃糖过活
    *圈地自萌



    作为一个坚持唯物主义的三好少年,妈妈的大曾经是不相信异能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的。

    比如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不存在的。

    177会飞,117会闪,在第十三次被管力睡倒后,黄梓小朋友也开始憧憬拥有一种炫酷的异能。

    “像我这样的天才少年,异能肯定是什么神龙之力这种的啊。”黄梓双手握拳,满面是对未来美好的向往。

    等一个有基佬开我裤链。

    “哦~怕不是等来个妈卡龙哦。”管力嘲讽地笑笑,第十四次抬手把膨胀成1.1妈的黄梓睡倒。

    异能的获得就像上帝抛来的保龄球,就像绿洲城的蹦蹦床,读个午时,在双飞头上用力地开一枪。

    当然,大个寂寞,大个尴尬的时候也是有的。

    黄梓发现自己的异能觉醒是在夏季赛开始前的某一天。那天是拍宣传片的日子,身为帝企鹅转世的黄梓却想也没想就跟着月月去了拍摄现场。只是黄梓脱离了最适宜本体生存的二十摄氏度恒温立刻就缩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暗中观察,完全没了死皮赖脸要跟来的兴奋劲儿。

    这天的阳光不算是最强烈,但高温依旧是熟悉的配方。站在墙根下阴影里的黄梓顺着月月疯狂打手势的方向投去目光,看到了对面另一块阳光无法到达的阴影里,灰白发色的青年穿着那件一看就很热的黑t,手里拿了个小电扇在那吹啊吹。一滴细小的汗珠从刘海滴落,顺着睫毛的缝隙不偏不倚糊在了黄梓的眼眶里。黄梓摘了眼镜伸手去揉,眯起的小眼睛看到了陈昭宇看向自己的方向,嘴角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笑着。

    两片阴影间隔着一大块明晃晃的阳光,黄梓却觉得陈昭宇站的那块墙根下,连涂鸦都是发着光的。那人有点翘的唇峰动了动,语气总是软的像某种幼兽的塑普飘进黄梓的脑海里,“你怎么来了啊黄梓?”黄梓眨眨眼睛看见陈昭宇头顶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抖了抖,身后一条同样毛茸茸的尾巴甩出一个愉悦的弧度。从不止一丝丝震惊中挣脱出来的黄梓甩甩头发,刚准备迈出第一步,目标就被staff拽走,一晃而过的尾巴尖儿上还带着一撮白毛。

    等等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黄梓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认同自己这个可以看见别人本体的异能。“就当它是个魔改的读心术呗”菜包晃着那根只有黄梓能看见的蓬蓬松松的狐狸尾巴安慰他。

    “虽然实用性不高但是观赏性还是有的嘛。”

    黄梓不以为然,这个问题无异于问你胜利女神重要还是女武神的手炮重要。

    当然是有着女武神大翅膀的胜利女神重要了。

    黄梓在陈昭宇对面坐下时看到那对尖耳朵瞬间立了起来,那些细小的绒毛上附着着一层暖色的灯光,像他镜片后的瞳孔,亮晶晶的。一筷子刚刚烫好的牛肉被递到黄梓的碗里,富有弹性而又足够鲜嫩,弥补了渐渐空掉的碗里的空缺,骚紫色的卢西奥从不知道哪个墙头飞下,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刚好落在他身边,光圈由鲜绿变为明黄,不足一半的生命值一点点回满。

    “你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啊黄梓,”隔着火锅的水汽,陈昭宇的笑颜显得模糊不清,但那是黄梓早已熟记于心的表情,每一个嘴角眼眉的倾斜幅度,单凭记忆和想象就能活灵活现。“别辜负了爸爸给你夹的肉啊。”那对耳朵随着陈昭宇的动作和灰灰白白的发丝一起晃动着,灯光碎细小的沙砾散落一地。音障拍下的同时龙刃出鞘,两种绿光交织在一起,势不可挡。

    第二天一早黄梓在被窝里接到了陈昭宇的微信起床服务,一段语音一张照片和一只跳脚的小恐龙。“黄梓你怎么肥四!”

    照片是张自拍,主人公乱糟糟的头顶一对同色系的猫耳和没有删去的b612水印同样扎眼。



    事后黄梓才知道陈昭宇的异能是实现身边人一个最强烈的愿望,一般用来协助奶爸开箱子和帮鸡哥拿98k。



    再一次和陈昭宇见面时,黄梓手里拿的小纸条密密麻麻写满了愿望。



    END

     

    妈舞舞妈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