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原鹿人

谐星咸鱼鹿人酱
原ID 子书有墨
  1.  9

     

    【牧羊】花吐症

    就是为了爽写的
    语无伦次逻辑混乱
    妈舞王八提及


    ————

    邹明洋病了。

    没人注意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训练室里时常会响起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其惨烈程度和舞王撕心裂肺的报点不相上下。一朵晶莹洁白的小花静静躺在邹明洋方才捂紧嘴巴的手掌上,花瓣无辜地伸展,然后被丢进盛满白色花朵的废纸篓里。

    其实邹明洋是去过医院的,但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反倒是在开方子的时候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让他想起张开双臂拥抱过来的沫蓝蓝。

    尽管没什么用处,邹明洋还是在汪文锦的坚持挑唆下把医生的字条贴在了显示器旁边,龙飞凤舞的笔迹
    透过苍白的纸张:

    花吐症,无药可医,若想康复,趁早表白。

    “木头,我觉得这个大夫freestyle说得还可以。”邹明洋趴在键盘前,声音沉闷,生无可恋。

    “我觉得不可以,你喜欢谁倒是快去说啊,”孔春亭扫开几枚小花勉强腾出一点空间好把邹明洋的水杯放在桌子上。“难不成你喜欢winwiwnq?”

    原本躲在两旁竖耳朵偷听的DJ们光速回到自己的屏幕前,该音障的音障该聊骚的聊骚。

    邹明洋继续在鲜花锦簇里装死,杯子里白开水温度正好。

    后来,“身患重病”邹明洋还是跟着大部队去了迪士尼。

    很说是谁把谁拖去的。就像吃了无数次的海底捞和没人愿意拔壳的小龙虾,总有人想睡觉,有人想上分,但最后的餐桌上一家人还是整整齐齐的。

    除了有解说工作的木子,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在花猫老师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舞王甚至还带了家属。

    邹明洋坐在一边舔着老师发的冰淇淋,看着舞王和妈大在那自拍,一人头上顶着一个米妮发卡;八云蓝被大型犬一样的王国之心拖来拖去。

    “木头,我觉得还是巧克力的好吃一些。”

    真实总裁把自己手里还没动过的巧克力冰淇淋塞到表面总裁手里。

    被抛弃的香草冰淇淋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知心奶爸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笑眯眯的又陪子衿和魔法少女坐了一遍旋转木马。

    这天清晨,孔春亭眼睛都没睁开就被骚断腿的DJ组从全基地最舒服的床上拽起来,一路从辅助房间被平推到对门卧室门口。

    房门打开,孔春亭看见两个c位站在床边,满脸悲痛,王国之心还特意穿着平时都在穿的黑色衣服。

    孔春亭走到邹明洋床边,主t选手的面部被小白花衬的更加没有血色。

    最后出门的冯子涵轻轻关上房门。

    邹明洋咳了几下又艰难地挤出一句话:“木头,我要死了。”

    “给你激素了,快上。”

    从这天开始,小白花再也没有增加。

     

    牧羊

     

    评论(11)
    热度(9)